区块链具备哪些特点?。(1)分布式去中心化存储。区块链通过利用分布式记录全网所有交易信息,最终汇聚形成“公开大账本”。其中每个区块链网络中的节点都具有记账的功能,每一个节点也都可以观察到整个总账。(2)信息公开内容不可篡改。区块链数据由每个节点共同维护,每个参与维护节点都能复制获得一份完整数据库的拷贝;同时,实现基础信息可追溯与不可删改。其协议与运作机制的关键在于标记“时间戳”,全部节点每十分钟一起记账、确认信息,形成记录全网十分钟所有正确、无重复信息的账本数据库“Block”,即为一个“区块”。(3)信任共享功能。有效实现信用共享。《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把区块链称为“创建信任”的机器。这就说明区块链能够在技术层面建立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制。在现实世界中的价值传递,往往需要基于一种信任机制来确权和记账,依赖于某个中心化的机构。例如,银行、证券交易所等,这种记账模式都是人们所熟知的。然而区块链却可以实现低成本的点对点价值传递,从而降低了信任的成本。由此可见,区块链所具备的3大特点,足以让它在2018年成为炙手可热的最新技术,甚至可以说是刷新下一代互联网的新技术。

台湾顶新集团三陷“黑心油”事件并未因为顶新集团控制人魏氏四兄弟之一魏应充的辞职而平息。随着众多消费者对顶新集团失去信心,在台湾已经发起了一场抵制顶新集团的运动,顶新集团旗下味全、德克士、康师傅等多个品牌恐将遭受重大冲击。不仅台湾,目前内地、香港等地也对顶新集团相关产品进行封杀。  近日,中国台湾检方发现,顶新旗下的正义公司以饲料用油混充食用猪油。根据调查,正义公司向鑫好公司采购动物饲料油混掺入食用猪油,制成“维力清香油”、“维力香猪油”、“正义香猪油”、15公斤桶装猪油等产品,销往下游烘焙厂商、摊商及连锁店等。  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朱毅对比了台湾饲料用油与食用油标准发现,食用油有很多更详尽、更为严格的标准,其中最主要的差别就是在原料的差别,食用油原料必须要由健康的没有病的猪肉熬制,而且不能用某些器官诸如皮、尾部、骨头等熬制,对熬制采用的猪肉部位来源有清晰的界定,饲料用油就没有这么严格的规定限制,此外,饲料用油对重金属检测也没有标准。从危害角度来说,如果只是少量掺入,量就微乎其微,不会产生立竿见影的危害,如果食用过多会产生危害。虽然这个危害是潜在的,并且对身体的危害风险还是很低,但是政府以及消费者对于这个做法必须是零容忍的。  事件发生后,顶新集团采取了一系列挽救措施。此次“饲料油”事件主要涉事者顶新集团旗下正义公司在官网上发布公告称,已经停止使用问题原料生产相关产品,并对相关猪油产品预防性下架及回收。魏应充也辞去了味全公司、顶新制油公司、正义公司董事长职务。魏应充还表示,关闭顶新制油、正义油厂,直到改善食安为止。讽刺的是,台湾检方表示,检方早已责令涉事工厂关停,而并非顶新集团主动关闭。  顶新集团的一系列措施并未获得民众同情,相反已经引发了台湾乃至大陆其他地区对顶新集团的抵制。要知道,短短一年内,顶新集团已经连续三次爆发黑心油事件。在上个月曝光的强冠香猪油风波时,公司旗下味全卷入其中,但因主动通报并提前下架相关产品而免罚。而在去年年底,大统长基食品公司被查出多款产品添加铜叶绿素、假冒纯油,而大统长基的客户名单中,顶新赫然在列。  饲料油事件发生后最先在台湾发生大规模抵制顶新产品运动。台湾最大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构台湾消基会呼吁消费者抵制顶新集团所有产品及服务,给业者最严厉的警告。消基会董事长张智刚表示,顶新在大统油风波后,又在馊水油及这次的饲料油中沦陷,已经连续3次都榜上有名,毫无自省能力。  随后,台湾地区多次爆发罕见的集体抵制顶新集团相关产品的行动。目前,包括多地政府部门、政界人士及社会团体皆参与其中,对顶新集团旗下所有产品进行抵制。例如,10月10日,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局长林奕华发布声明称,鉴于顶新集团及味全公司屡发食品安全重大违法事件,自10月13日起,台北市小学全面暂停供应味全乳品,台北市政府教育局所属学校、社教机构及学校合作社,均暂停贩卖顶新、味全所有产品。  香港特区政府食物环境卫生署食物安全中心日前表示,中心经风险评估后,已禁止台湾生产的所有动物源性食油进口和在香港出售,持有相关产品的商户应立即停用和停售。从8日至今,特区政府食物环境卫生署食物安全中心已经封存自台湾进口的动物源性食油共约200吨。  国家质检总局11日也发布通知表示,2013年以来,大陆方面未从台湾进口过食用猪油脂,质检总局已暂停台湾“正义公司”其他食用油进口。而在昨日,厦门海关也把一批货物退运回台湾。记者了解到,这批被退运的涉事企业产品总共有13个货柜,19750箱,一共重达256吨,全部是来自台湾味全公司的饮料和酱油等产品。  顶新集团餐饮事业群开发本部副总经理谷尚武表示,据他所知,大陆地区所采用的油脂原料并不是来自台湾,由于台湾德克士涉嫌使用正义饲料油而给大陆门店带来的冲击尚不清楚。  顶新集团官网显示,顶新集团旗下有德克士、味全、全家、康师傅等众多公众耳熟能详的品牌,虽然出问题的主要是食用油企业,但在兄弟企业跟着遭殃也给食品企业特别是大型食品集团敲了一记警钟。朱毅告诉记者:“虽然大陆海关退回的顶新集团产品并不是涉油产品,但是这些产品都是顶新集团下属公司生产或者监制的,因此这种做法也是为了将食品安全风险降到最低。”

2014年第二季度交易总额同比增长107%,
第二季度完成订单量同比增长126%  中国北京——2014年8月15日——国内最大的自营电商企业京东集团(“京东”或“公司”)(纳斯达克股票代码:JD)今天发布了其截至2014年6月30日的2014财年第二季度业绩。  2014财年第二季度业绩要点  ·2014年第二季度交易总额达到人民币630亿元(约102亿美元),同比增长107%。  ·2014年第二季度净收入为人民币286亿元(约46亿美元),同比增长64%。  ·季度活跃用户由2013年第二季度的1,960万同比增长94%,至2014年第二季度的3,810万。  ·2014年第二季度完成订单量为1.637亿,与2013年第二季度7,260万相比,同比增长126%。2014年第二季度通过移动端渠道完成订单量约占总完成订单量的24%。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近日以来,有关雅居乐地产的报道频现媒体。10月10日晚,雅居乐地产发布公告称,其非执行董事、公司董事局主席陈卓林配偶陆倩芳在10月1日知会公司“收到昆明市检察院通知”,并于9月30日晚上起,该检察院已经对陈卓林执行了“指定居所居住的措施”。  多方消息显示,陈卓林此番被调查的原因,可能在于该公司云南项目运作过程中存在向当地部分官员进行利益输送的行为。据一财网消息显示,在陈卓林被检方控制之前,该集团云南公司的多个负责人已被调查。据了解,雅居乐云南项目对外声称的预计总投资额高达600亿元。  本月3日,有举报称陈卓林涉嫌与已落马的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有官商勾结行为,称周永康是雅居乐大股东,该举报还指出,“雅居乐涉嫌赠送两幢别墅给前香港特首曾荫权”。但该集团在8日发布声明否认了陈卓林与周永康以及曾荫权之间的关系。  此外,雅居乐10月10日晚还宣布取消此前总价达27.85亿港元(约22亿元人民币)的供股计划。而该笔资金原本是雅居乐用来清还一笔今年12月份到期的4.75亿美元的过桥贷款。对此,有不愿具名的行业研究员表示,鉴于雅居乐本身资金链偏紧,本次供股计划取消无疑将进一步加大公司的财务压力。  雅居乐600亿云南项目多负责人被查  雅居乐在海南清水湾的神话还没来得及在云南得到延续,事件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数。而陈卓林或许不曾料到,在其与昆明市签订投资额高达150亿元的合作项目仅数月后,他本人便被成为了昆明检察院的调查对象。  据一财网报道,消息显示,在陈被检方控制之前,该集团云南公司的多个负责人已被调查,而案发原因较大概率是源于与云南某些贪腐官员之间存在的利益输送。  截至目前,雅居乐在云南已有四大项目,分别位于西双版纳、瑞丽、腾冲、昆明,对外声称的预计总投资额高达600亿元,其中前三大项目都已进入实质开发阶段。
以该四处项目的开发体量来计算,雅居乐云南旅游地产项目总量相当于五个海南清水湾。  2011年4月13日,云南省第十四届西双版纳州边境贸易旅游交易会项目签约仪式在西双版纳州景洪市边江会展中心举行。陈卓林与公司副总裁黄奉潮、西安项目副总经理龚莉、海南项目售楼部副总经理简毓萍、云南项目副总经理王清禄、集团投资部经理刘鸿均出席了此次签约仪式。据悉,本次框架协议所涉及的两幅地块位于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嘎洒镇大黑山脚下,总占地面积约2.7万亩(大黑山约1.5万亩,嘎洒小镇约1.2万亩),计划总投资约200亿元。  仅一周之后,雅居乐又与瑞丽市签订了《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雅居乐旅游度假项目合作开发框架协议》。协议所涉及的两幅地块位于德宏州瑞丽市大别和姐勒两地,总占地面积约7千亩,计划总投资约50亿元。  同年5月15日,雅居乐与腾冲县政府签署了一个总额高达200亿的投资协议,按协议内容,雅居乐地产将在腾冲县曲石乡3万亩土地的范围内兴建旅游小镇。  2011年快马加鞭拿下的三个项目已先后进入开发及销售周期,而雅居乐在云南的掘金梦想仍在继续,最新的一个项目位于昆明市五华区。  今年6月,雅居乐高层出席了昆交会经贸合作项目签约仪式,宣布以150亿元投资西翥生态旅游实验区的“国际生态度假区”项目,成为当日投资金额最大的项目。  按照雅居乐的计划,在进军了西双版纳、腾冲、瑞丽以及昆明之后,接下来还试图进入玉溪、大理、丽江等旅游市场更为成熟的城市,即便这一计划尚未最终实施,该集团对外宣布截至目前在云南的预计投资总额已经高达600亿。  对于去年销售额仅403亿元的雅居乐来说,斥资600亿元布局云南,在外界看起来颇为诧异,但鉴于房地差滚动开发的行业特征以及较高的财务杠杆,雅居乐的先期投资并不会太大。  该集团有高管曾透露,虽然海南清水湾号称投资200亿,但集团早期投资大概只有30个亿便实现了销售回款。而云南的先期投入估计不会高过清水湾,大约10亿8亿便能够卖房子了,之后便以销售回款来滚动后续的开发。  陈卓林在2011年的中期报道媒体见面会上也透露,云南项目的规划会类似于雅居乐海南清水湾项目,做旅游地产,分期开发。据了解,占地1.5万亩、投资额100多亿元的雅居乐清水湾项目至今已累计实现销售金额超过450亿元。若是按照清水湾的回报率,云南四大项目最终可能给雅居乐带来上千亿的销售额。  最为关键的是,雅居乐开出的600亿投资大单,让当地政府非常乐于在各方面给予积极配合和支持。首先是土地成本颇为低廉,这在各个项目已经走完“招拍挂”程序的土地出让价上可以得到佐证。  除了地价上的极为低廉,雅居乐在项目定位上也一度畅行无阻,例如该集团便在腾冲项目中规划了高尔夫球场,另外,项目圈地过程中还涉及较多的耕地。  尽管大面积圈地、兴建高尔夫等都面临关于国土资源方面的诸多政策限制,但雅居乐依旧在政策边缘积极游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