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网注】3年前,远大集团开工建造的“天空城市”摩天楼项目备受业界关注。计划中,该摩天楼将建造838米,建造完成后将超越迪拜塔成为世界第一高楼。而更加令人震惊的是,如此巨大的工程,计划工期仅仅只有七个月。  但如今,七个月的时限早已过去,这座摩天大楼却仍旧未能完工。  “天空城市”究竟是梦幻王国,还是空中楼阁?  文章来自中国青年报:  欢迎来到“天空城市”。  电梯是这里单一的交通工具。通过93部电梯,从第170层拥有“上帝视角”的豪华公寓,到第5层的幼儿园只要1分多钟;到第202层的咖啡馆或第100层的天空庭院森林公园,则用时更短。一条10公里长的步行街从1层直达170层,可以开行汽车,名字就叫“天街”。  没有尾气和雾霾。最干净的空气由最新的空气净化器负责。新鲜食材由位于第80层的130亩立体有机农场供应。住宅、医院、学校、酒店、写字楼、游泳馆、网球场,可容纳3万人口的天空城市几乎包罗万象。  “除了火葬场,什么都有。”天空城市的建造方——远大科技集团总裁张跃形容。他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地球卫士”奖得主,也是近20年前有据可考的中国第一位拥有私人飞机的富豪。  3年前,张跃乘坐他的直升机降临长沙市望城区大泽湖街道回龙村的一片空地上,出席了“天空城市基础开工典礼”。  他要使这片原本属于水田的100.95亩土地,立起一座高达838米、超越迪拜哈利法塔的世界第一高楼。  这不足为奇。蓬勃的中国城市每天都在用摩天大楼刷新天际线,不少建筑都在与哈利法塔做对比。真正令人惊讶的是,远大多次强调使用自己的技术和产品,建成天空城市只要7个月的周期。  哈利法塔的建设周期超过5年。  天空城市的开工典礼现场,播放着作曲家久石让的《天空之城》音乐。戴着墨镜的张跃在典礼上说,尽管距离长沙十五六公里,“但是这个地方将是人类最向往的地方——大家记住,这个地方即将成为人类最向往的地方。”  不过,3年过后,张跃口中那“熙熙攘攘、灯火通明、鸟语花香的地方”并未出现。雄心勃勃刺向天空的摩天大楼迄今仍然停在图纸上。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来到长沙时,极少有人能够说清楚,天空城市究竟是梦幻王国,还是空中楼阁。  天空城市停在哪里?  远大集团拒绝接受采访。  “天空城市我们一定会建。”该集团新闻发言人朱琳芳简短答复。但她拒绝透露最新进展。  “这个事情都过去3年多了,你们为什么还在关注?”她反问。  2013年7月20日下午的那场开工典礼上,张跃面对电视镜头时只说了一句话:“不报道。”  他只是在排列着挖掘机的现场描绘,第二年5月人们就将入住。  最早“入住”的实际是鱼类。“天空城市项目用地”上,有村民撒下了鱼苗。鱼塘是当初挖掘的基坑形成的人工湖。  年过八旬的村民王贵生记得,天空城市奠基的当晚,工地上灯火通明,他附近的家也被照得犹如白昼。没过几天,地上挖出了深坑,范围包括他从前耕种的田地。  关于挖掘的深度,王贵生指了一下自家16.8米高的三层小楼,“比这个要深。”  在他的记忆里,施工没有持续多久,发动机的轰鸣声沉寂下来。工地上的强光灯像被人“射了下来”一样。  当时的媒体报道称,天空城市属于未批先建,因而停工。远大集团的回应称并没开建,仍处于为期一个月的“三通一平”阶段。在开工典礼之后的几天,张跃回应,“不是开工,是开挖。”  远大集团新闻发言人称:“一栋大楼不可能等所有的手续都拿到了才会建。”
“我们没有开工,何来的停工呢?”  迄今为止,没有一个部门能够完全说清天空城市的当前状态。远大集团官方网站上也没有该项目的信息。  一条罕见的信息是,远大集团旗下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在其官网称,该公司设计的202层世界第一高楼,“于2014年4月1日获得中国政府审查通过”。这一案例用于描绘远大“颠覆了传统建筑模式”的可持续建筑技术及产品。  对于远大所说的审查,望城区政府办公室2015年5月25日通过官网回复民众提问时说,天空城市项目结构体系,已获全国超限高层建筑工程抗震设防审查专家委员会的审查通过,项目的消防等其他相关内容正在进行设计,“待所有设计完成并获得审批通过后便会开工建设”。

一家之言  任何收益率异常高的投资背后,可能都隐藏着“你要他的利息,他却要你的本金”式的骗局。  7月4日,素有“中国比特币首富”之称的李笑来的一段录音遭到曝光,引发币圈地震。接近一个小时的录音中,李笑来对诸多币圈大佬评价犀利,还对如何割散户韭菜进行了“手把手”教学。  其间,李笑来对巴菲特所推崇的价值投资嗤之以鼻,直言投机才是取得成功的捷径。在这个环节中,忽悠投资者是重要的内容。网红带来的流量经济是李笑来认可的模式。他谈到,想要成功,首先你必须是个网红。因为网红意味着你拥有个人IP及粉丝。  李笑来的言论不免让人感到厌烦,但也道出了目前币圈的现状。录音被曝光之后,李笑来并未否认,仅仅回应“尴尬了”。他的“信徒们”甚至不减反增,在他们眼中,李笑来不过是以较为粗鄙的方式说出币圈现状而已。  其实,对于在币圈待过一段时间,逐渐有了认知的散户们来说,何尝不知道当前大部分区块链项目是骗局。不过,明知是骗局,只要自己不是最后进场者,总能割到韭菜。这恐怕是不少币圈人士的共同侥幸心理。殊不知,无论进场早晚,投机者都是被收割的对象。  换句话说,大家都知道币圈很多项目是忽悠人的,如何避免“骗子太多,傻子不够用了”,关键不是要擦亮眼睛的问题,而是要控制贪欲,收敛起侥幸心理。

12000平方米的超炫空间。70、80、90三代明星的火力比拼。现场上千名粉丝齐声高唱。11月10日晚8点,南京,苏宁易购双十一嗨购夜晚会终于来了。作为电商界的年度超级IP,苏宁邀请了最强代言人杨洋、摇滚教父崔健、创作才女蔡健雅、实力唱将谭维维等众多实力派明星,为双十一嗨购夜助阵。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和国米传奇球星萨内蒂同台亮相,更是将晚会气氛推向高潮。双十一走到今天,已经成为全民同盼的节日。能为这个节日带来更多欢乐与独家记忆的,当属苏宁易购的嗨够夜。用心陪伴
70、80、90后明星共赴嗨购夜以“不落单的双十一”为主题,晚会为了勾起70、80、90后甚至是00后观众的回忆与共鸣,以叶世荣的《海阔天空》、《光辉岁月》经典港乐拉开晚会的序幕。耳熟能详的歌词,激昂的鼓点节奏,经典的情怀,引发了全场大合唱。叶世荣演奏《海阔天空》能够拥有一双美丽典雅的高跟鞋是每个女孩的梦想。配合巨大的高跟鞋道具,全能唱作人蔡健雅带着“慵懒嗓”,唱着《红色高跟鞋》,向观众缓缓走来。另一首歌《Beautiful
love》,则带有蔡氏情歌独有的浪漫音调。动情的背景音乐下,镜头不断捕捉现场的情侣,他们或拥抱,或亲吻,甜蜜的瞬间让蔡健雅都不禁热泪盈眶。蔡健雅动情演唱《高跟鞋》“洗脑曲”《小苹果》彻底点燃了观众的热情。魔性的舞步、欢快的节奏让全场人员都跟着筷子兄弟一起摇摆,观众挥舞着荧光手环。全民双十一,就是这个味儿。怀揣梦想的声音格外悦耳,新歌声学员周深、郭沁合唱的《大鱼》,张韶涵的《隐形的翅膀》则是选择安静地表达梦想的力量,在优美的丝绸舞蹈渲染下,其歌声回荡在现场每一个角落。张韶涵灵动献唱《隐形的翅膀》配合专业极致的舞台、绚丽缤纷的灯光设计、现场豪华的音响配置,谭维维再次发出“我是老气的谭某某”的呐喊。南征北战NZBZ组合则用《我的天空》引发全场“至少我还有梦,也为你而感动”的共鸣,同样具有爆炸性的舞台震撼力。

来源:深圳经济观察(ID:shenzhenjingji)  作者:悦涛  把王石带进坑的,是他的队友。  宝能否决重组议案和“血洗董事会”两波冲击明显让他猝不及防。据说审计部门也在介入。  在股东大会上,王石向姚振华道歉,向小股东道歉,表示愿意妥协,两次提及离职。  从来不低头的王石,低头了。  他的队友没有跟他一起低头,因为他们没在坑里。  ①
看错了势  悦涛以前提过,万科股权争夺背后的大势是,没有资本愿意再做配角,无论原来的大股东华润,还是新晋大股东宝能。  以前资本方交给经理人主导,因为经理人能带来最大的成长性:利润和市值双扩张。  “华润入主万科的2000年,是房地产业爆发的前夜。无论从量,还是价,中国地产业都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资本方什么都不做,只靠企业本身的经营,都能获得足够可观的回报。这个阶段需要充分释放经营管理者的积极性,这是华润的智慧。王石管理层也对华润的“积极不干预”政策感激涕零。  2000年-2007年,万科的净利润增长了15倍,股价则增长了20倍。作为大股东的华润无论从分红,还是股价增值上,都赚得盆满钵满。管理层和资本方皆大欢喜。  2007年以后,好梦不再。2015年万科净利润比2007年增长了3倍,但股价每况愈下。要不是宝能的姚大哥前来打劫,股价连2007年的一半都不会到。”  万科的股价走势,以2007年为中点,前后鲜明反差,最后一段拉升是宝能自己作出来的  房地产的扩张周期彻底结束了,首先终结的是资本溢价。这时管理层在经营层面再牛逼,也给不了资本想要的回报。  资本的着眼点是以公司为平台进行资本运作,而非局限在产业经营。新晋的资本方会有同样的诉求。这就是大势,不因哪一个股东而改变。  此时王石继续反客为主,把资本当玩偶进行配置,运作越得意,越激怒资本。  王石其实没有追求过万科的股权。但郁亮运作了一个“合伙人计划”。一直到宝能敲门,他们都没意识到,这个计划会让所有大股东不安。  计划不在大股东掌控之内,倏忽间,万科两个资管计划加工会持股超过了7个点,之前已是仅次于华润的万科二股东。  相比万科公司层面蜻蜓点水的百亿回购,合伙人计划用了加杠杆的激进风格。岂不让大股东生疑?  不要说华润和宝能在争夺控制权,万科管理层自身已争权在先。  一路走来,体现出的是万科管理层整体对资本方存在感的漠视。到宝能进场,演变成资、管对立的局面,万科管理层对大势的错判,是根本原因。  ②
看错自己  王石和万科管理层一直自恃的是团队优秀到无可替代,资本离我不行。因此有我行我素甚至叫板的权利。  首先优秀不是轻慢的理由。  其次,这是一个被夸张了的错判。  优秀是相对的,相对是看程度的。  万科某种程度上是被符号化了:把想做到什么,当成已经做到了什么。  万科在研发,但也待实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