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全球布局Openlab 生态圈模式推进数字化转型。本报记者 李正豪
吉隆坡报道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郭平在11月9日举的“第三届华为亚太创新日”上宣布,华为将在马来西亚建设Openlab,与当地合作伙伴一起培育数字化的创新能力,开放并繁荣ICT生态圈。华为南太平洋地区部首席营销战略官林志雄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马来西亚Openlab是华为在全球建立的最新一个Openlab,未来三年华为计划投入2亿美元在全球建立20个Openlab,致力于在全世界多领域、多行业的合作伙伴携手打造以客户需求为中心、不断创新的行业解决方案。记者获悉,华为Openlab计划始于2015年,截至2017年3月,华为在中国苏州、德国慕尼黑、美洲墨西哥城、新加坡、阿联酋迪拜建立了5个Openlab;到今年3月的2017国际消费电子信息及通信博览会(CeBIT),华为宣布未来三年计划新建15家Openlab的投资计划;其中,2017年计划新建英国伦敦、法国巴黎、俄罗斯莫斯科、南非约翰内斯堡等7家Openlab。也就是说,从2017年开始,华为Openlab计划大大提前了。简而言之,Openlab是华为在企业级市场以客户实际需求为导向、与当地合作伙伴一起开发适销对路的行业解决方案的实验室。“在通常情况下,我们所说的实验室都是面向自己企业内部的技术研究、产品研发的实验室。今天,我们所说的Openlab是一个开放的实验室,是面向合作伙伴和用户开放的实验室,是基于华为与合作伙伴的方案,进行联合孵化、联合验证、高度集成从而提高竞争力的平台。”李志雄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据了解,华为Openlab一般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实验室,设施包括机房、数据中心、华为最新的企业级产品等,另一部分是体验中心,“把最终集成的东西展示给客户看”。华为已经是全世界为数不多的几个每年研发投入超过100亿美元的科技巨头之一,但Openlab并不是华为研发体系的分支。“华为每年会把营收的12%投入到研发,其中的7%是投向华为2012实验室,支持诸如石墨烯这种面向中长期的项目,其他的面向市场、服务需求进行投入。”林志雄告诉记者,Openlab是华为企业业务BG面向实际客户需求进行的研发投入。在Openlab的布局上,华为的策略还是选择有数字化基础和潜力的地区。比如,对于华为企业业务BG来说,欧洲和南太平洋地区是排名前两名的“粮仓”,因此,华为在德国、英国、法国、俄罗斯都建了Openlab,在南太平洋地区也布了新加坡、泰国曼谷、马来西亚3个Openlab。“东南亚国家都在学习宽带中国战略和中国的平安城市、智慧城市等,而且在东南亚企业级市场还没有大玩家,这对华为来说是利好因素。”林志雄表示,“不好的地方在于,东南亚数字化基础比国内很差,需要在每个国家投入很多,让政府和市场看到华为是计划在当地扎根的,才能取得信任、有所收获。”“第三届亚太创新日”是马来西亚贸工部、马来西亚数学经济发展局、马中商务理事会与华为联合举办的。郭平11月9日在吉隆坡表态称,华为将结合亚太区域特点,与当地合作伙伴进行密切合作,积极参与当地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协助当地电信运营商及各行各业的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同时构建数字生态系统。郭平认为,亚太地区的数字化转型之路需要通过技术创新并且构建开放生态的方式,与产业链各方、高效等科研机构智慧碰撞、联合创新,促进数字经济繁荣生态。“华为愿意作为亚太区数字化过程中的利益相关方,持续投资,与各方一起成长。”郭平表示。

AG国际馆平台,AG国际集团,AG国际馆,2017年11月9日至12日,在江苏省苏州市,农业部和江苏省人民政府举办首届全国新农民新技术创业创新博览会。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农业部部长韩长赋,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省长吴政隆等领导及相关部委等800多人出席会议。首届“双新双创”博览会,以“发展‘互联网+’现代农业,推进新农民创业创新”为主题,苏宁控股集团等农村电商发展的领先力量受到了参展者的广泛关注,汪洋副总理在走到江苏馆苏宁展位时,认真听取了苏宁云商副董事长孙为民的工作汇报,在听到苏宁目前正在大力推动共享快递盒“漂流箱”行动时,汪洋副总理特别给予了肯定。在大会发言环节,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代表企业家发表了题为《推进智慧零售下乡打通互联网+农业》的演讲。张近东认为,伴随着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加速涌现,智慧农业应运而生。而苏宁大力践行的智慧零售,其特点和优势正是以数据技术驱动生产经营和销售服务,这恰好衔接了智慧农业发展的供需两端,并计划2018年将“电商扶贫实训店”模式推广至100个贫困县。对苏宁积极参加电商扶贫,解决水果滞销等问题,汪洋总理给予了点赞,他表示,“代表企业家的发言,让我们看到了农业现代化的成果和前景。今年秋天有几个省水果滞销,希望电商能出出力,如果能这样做这个双十一,我点赞。”(图:苏宁云商集团副董事长孙为民在向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汇报“共享快递盒”与电商扶贫事宜)四策并举,苏宁智慧零售推动农村流通现代化为了发挥智慧零售对农业现代化的带动作用,张近东在大会上首次从渠道、物流、技能和金融等四位一体的措施,即智慧零售畅通渠道、智慧物流盘活商品、电商学院先富头脑以及普惠金融激活生产,全方位助力智慧农业的发展举措。作为国内领先的智慧零售商,之所以选择苏宁作为企业代表在首届“双新双创”大会上发言,是因为其具有行业独特的O2O渠道优势,具备典型意义。线上苏宁易购平台,开通了316家中华地方特色馆,提供了超过20万种的农产品;线下已建设2100多家线上线下融合的直营店,销售额达60亿元,惠及了200万的农业人口。为解决农村物流不畅的情况,苏宁一方面通过线下苏宁易购直营店,扩充农产品的集合地、中转站,另一方面探索开设了多条镇到村的无人机配送线路,像在浙江安吉的试运营中,就将原本40多分钟的车程缩短至23分钟。同时,积极响应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注重扶贫与扶志、扶智相结合,成立苏宁农村电商学院,培养农村电商专业人才,已组织了近20万人次的培训。并依托苏宁金融平台,推出惠农贷、农产品众筹等普惠金融服务,下沉到农村市场,至今苏宁已规划了10亿元的涉农贷款。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针对高通公司举起的专利诉讼大棒,魅族科技副总裁李楠6月28日下午表示,本着尊重知识产权的原则,魅族愿意与高通谈判,但却遇到很大困难。李楠称,“高通给了你一个黑盒,要求你一定要接受。盒子里的条款是不公开、不透明的,也就无法保证市场的公平和公正,所以我们难以简单接受高通单方面的条件。”  李楠举例说,手机存储容量增加的部分都需要付出专利费,但这部分费用最终还是会转嫁给消费者。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公平”、“合理”、“非歧视”,是昨日李楠口中多次提及的三个词汇。李楠承认魅族使用到了高通的专利,但称这是一个可先使用后谈判的专利,并在现场每个座位上摆放了“黑盒子”,暗指高通与手机厂商关于收取专利费的谈判不够公开透明。  事实上,魅族与高通关于专利的沟通从7年前就已开始。李楠透露,两家公司从2009年已开始保持沟通,在2015年发改委对高通做出处罚决定后,魅族和高通的谈判进入实质性阶段,并有过数次深入的会谈。但时至今日,双方为什么谈不拢?  按照高通公司的说法,为了与魅族达成专利许可协议,公司向魅族“发起了多轮交涉,试图通过诚信谈判与其达成协议”。然而魅族“始终缺乏通过诚信谈判”与高通达成专利许可协议的意愿。高通公司还表示,在公司试图与魅族解决争议的同时,魅族“继续不公平地利用Qualcomm的创新来拓展其业务”,并拒绝向高通支付相应的技术使用费用。  高通公司执行副总裁、法律总顾问唐·罗森伯格称,魅族选择在未获得许可的情况下使用这些技术,“不仅违反法律,而且对那些诚信经营、尊重专利权的被许可厂商更是不公平的”。  根据高通的协议,对于面向在中国销售使用的品牌设备的3G、4G必要中国专利的授权,高通将对3G设备(包含多模3G/4G设备)收取5%、对不执行CDMA或WCDMA网络协议的4G设备(包含3模LTE-TDD设备)收取3.5%的专利费;每一种专利费的收费基础是设备销售净价的65%。  按照高通此前的声明,高通请求法院判决Qualcomm向魅族提供的专利许可条件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的规定和Qualcomm所承担的公平、合理和非歧视的许可义务;并请求法院判决Qualcomm向魅族提供的专利许可条件,构成Qualcomm与魅族之间针对移动终端中所实施的Qualcomm中国基本专利的专利许可协议的基础;以及请求判令魅族赔偿损失5.2亿元。  此前,已经有100多家手机厂商与高通签署了专利许可协议。和它们不同的是,魅族是国内少有的不依赖高通芯片做起来的手机品牌。  按照李楠的说法,魅族产品确实使用了高通的专利,魅族一致认为专利应当得到保护和付费,但在魅族与高通的谈判中,高通作为一家美国公司,利用其自身在通信行业相关专利和产品的垄断地位,所提出的有关专利许可条件和专利费计算方法,只是高通单方面的商业要约,不具备强制性。  李楠把与高通的谈判,比作对方给的一个“黑盒子”。“我们不知晓其他人的,也不能泄露一切谈判内容”,李楠表示,并质疑这种机制带给整个移动生态的公平性。“高通给了你一个黑盒,要求你一定要接受,盒子里的条款是不公开不透明的,也就无法保证市场的公平和公正,所以我们难以简单接受高通单方面的条件。”  李楠称魅族会积极应诉,也仍然欢迎与高通继续谈判,但是需要建立在互相平等互相尊重的基础上,魅族重视专利,愿意付费,但不会接受“黑盒”不合理机制下的强制性行为。值得玩味的是,魅族过去多年来在手机产品中一直没有使用高通的解决方案。李楠对此表示,MTK、高通和三星的产品在交替领先,魅族会选择最好的产品,魅族不会全部使用高通产品是出于产品性能的考虑,而非专利。  对于专利诉讼,此前有业内人士指出,高通、苹果这类美国高科技企业,往往愿意花上几十年,持续进行资本和人力的投入,以打造基础性的技术优势。高通和英特尔代表了全球半导体的核心竞争力——硬件的专利高墙与制造能力;苹果和谷歌则代表了智能手机的核心竞争优势——高阶的软件操作系统(iOS和安卓)。  相比之下中国的半导体行业与软件操作系统领域,整体仍处落后。  从爱立信与小米的专利诉讼,到如今的高通与魅族,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以前量小的时候也许对方不会注意,但现在随着市场份额的扩大,手机厂商应该提前做好准备。”  他认为,过去国内知识产权诉讼比较少,往好处讲是消费者受益,其实是以伤害企业创新为代价,随着中国内地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完善,可以肯定未来国内知识产权保护的游戏规则会向欧美靠拢,从这方面看,越早适应海外游戏规则,未来就越容易应对市场的变局。  通信专家项立刚也认为,在尊重知识产权的大背景下,专利将会越来越受到企业的重视。他以华为举例称,华为一年付3亿美元专利费,在自己的技术积累下,收入和回报远不止3亿美元。对待专利问题,企业更应该以长远眼光看待。(中经新媒体)

本报记者
秦玉芳在11月8-9日举行的2017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微众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马智涛表示,微众银行从创立之初便是金融服务“补充者”的角色,希望通过发挥自身数据科技优势,联合合作伙伴,构建一个开放、共赢、有特色的互联网金融生态圈。发展普惠金融是2017年金融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有效途径。然而,如何触达及降低服务成本一直以来都是困扰普惠金融发展的难题。金融科技为普惠金融发展带来了新的契机。马智涛介绍,微众银行提出了践行普惠金融的“3A+S”理念,以提供Accessible方便获取、Affordable价格可负担、Appropriate贴合心意的服务为出发点,同时通过科技和数据能力改变金融服务的成本结构从而达成Sustainable(商业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他表示,作为一家互联网银行,微众银行建立了强大的科技团队,科技员工占比一半以上,大力推动科技创新,充分利用移动互联网、分布式架构等科技手段服务普惠金融,改变了金融服务的成本结构,大幅度降低了边际成本,让服务普惠的商业模式变得可持续。对此,香港科技大学工程学院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主任,微众银行独立董事杨强认为,互联网金融把金融的作用发放给更广泛的人群,而随着人工智能的引入,金融科技才真正进入了精准的普惠金融的时代。随着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移动互联、人工智能等系列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金融科技的渗透为金融业发展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全新的挑战。金融科技时代,传统银行在风险管控、技术架构及数据治理等方面都存在短板。在加快转型及智能化升级的同时,金融机构也在加强同业机构之间的协同合作,共享资源和科技能力。马智涛表示,微众银行坚持“连接者”的定位,通过金融能力、互联网技术、运营和风控能力,将同业金融机构的资本、网点、人员等优势与科技平台的客户、渠道、场景等优势相结合,构建一个全新的互联网金融生态圈。微众银行自成立起即按照“以同业合作为依托”的理念,与中小型银行广泛开展合作,共享资源和收益,输出科技能力,共同推进普惠金融。2016年,微众银行建立了“微动力”(互联网+金融)开放平台,该平台可协助中小银行更快、更低成本地实现“互联网+”战略,具备通过远程和科技手段落实普惠金融的能力。通过该平台,合作银行可将微众银行运用云计算技术封装的SDK集成到自身手机银行中,从而快速获得人脸识别、人工智能、互联网数据分析等科技能力,并为客户提供更广泛的产品选择和更好的购买体验。截至目前,“微动力”签约银行已达十余家,开通客户数和存量AUM持续增长。此外,微众银行和腾讯用户研究与体验设计部(后简称腾讯CDC)共同发起的用户体验联合实验室当日发布了首次银行业用户体验大调研阶段性成果。调研结果显示,过去一年,37%的用户在银行中的资金相对减少,减少的资金更多地流向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这是因为在移动互联网的影响下,用户在“花”“贷”“存”方面都在发生巨大转变。同时,腾讯CDC总经理陈妍还指出,银行服务的实际体验与用户期望的金融服务之间仍有差距,越来越多用户期望金融平台提供多方面的一站式服务。陈妍表示,为了更好地了解用户需求,银行方可以开展更多的用户访谈、问卷调研,并通过用户画像、满意度评估、用户旅程地图等分析方法帮助自己找到服务缺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