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0日,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汉能”)与华夏银行签订银企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构建长期、稳定的银企合作关系,充分发挥在各自领域的优势,通过业务合作达成共同发展,实现合作双方利益最大化。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当天上午,华夏银行召开“心系民营经济
情系企业发展——华夏银行助力民企发展座谈会暨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华夏银行总行行长张健华,北京分行行长李大营等华夏银行领导,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高级副总裁、首席财务官、汉能资本管理公司CEO王永海等企业家代表出席座谈会。华夏银行总行行长张健华座谈会之前,华夏银行总行行长张健华、总行业务部副总经理张勇淼、北京分行行长李大营与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高级副总裁、首席财务官、汉能资本管理公司CEO王永海,汉能资本管理公司执行总裁赵明强会谈,双方就深化银企战略合作深入交换意见。双方同意,将汉能集团产业优势与华夏银行融资优势相结合,共同探讨多元化的投融资方式,建立投融资平台,完善投融资体制建设。华夏银行将为汉能提供优质、全方位的金融服务,包括公司银行业务、个人银行业务、网上银行业务、国际结算业务、投资银行业务以及财务顾问等金融服务;与此同时,华夏银行将根据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需求给与最大限度的授信支持,以践行国家支持半导体研发、高端装备制造及新能源产业的方针政策。华夏银行与汉能达成战略合作,是商业银行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改进民企融资服务,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典范。当前,货币信贷总体保持平稳增长,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总体上进一步加大。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提到,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央行综合运用再贷款、再贴现、定向降准等工具有针对性地引导对民营企业金融支持。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也表示,将对民营企业金融服务设定相应的政策目标,让民营企业从金融机构获得充足的资金支持,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企的贷款不低于三分之一,中小型银行不低于三分之二,争取3年以后,银行业对民企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种种信号标示着金融环境正在全面回暖。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表示,国运则我运,企业强则中国强。汉能对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充满信心。华夏银行与汉能在新的历史时期达成合作协议,充分显现出华夏银行对支持战略新兴产业及民营实体经济发展的信心。相信在华夏银行的大力支持下,汉能更加坚定走薄膜太阳能的发展道路,为推动中国和世界清洁能源产业发展做出贡献。华夏银行总行行长张健华表示,“企运银行运”,民营企业为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作用;目前,华夏银行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比已经达到43%。汉能作为我国民营高科技实体经济的代表企业之一,在薄膜太阳能、移动能源领域占据全球领先地位。未来,华夏银行将强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将全心全意为企业服务,为民营企业家创造更好的环境。

令人惊叹的是,这个交易所将汇集BCG(波士顿咨询公司)、微软和星巴克等巨头公司,联合打造一个开放的全球数字资产生态系统。据称,这个集成平台,将使消费者和机构能够在一个无缝的全球网络上购买、销售、存储和消费数字资产。强大的阵容气势顿时呼啸而来,有没有?对于新闻当中的最容易引发公众热议的参与者莫非星巴克了,这家老牌咖啡品牌在中国拥有极大的品牌度和用户群。此前,行业舆论就有过“星巴克是否将支持比特币支付”的激烈探讨。对于此次扮演的角色,星巴克副总裁Maria
Smith说到:“作为旗舰零售商,星巴克将在开发实用、可信和规范的应用中发挥关键作用,让消费者将他们的数字资产转换成美元,以供星巴克使用”。Maria
Smith称,“作为移动支付的领导者,对于我们全球超过1500万名星巴克会员,星巴克致力于为客户扩大支付方式的创新。”这番表态让链小编情不自禁在画了下重点,要知道这个数字颇耐人寻味。目前星巴克在全球已有超过20000家门店,这意味着星巴克将主动向1500万名,以前可能从未拥有过比特币的会员推荐比特币支付购买咖啡。这无疑是对数字货币支付一个全球范围内的推广和传播。“这将吸引更多的人认识数字货币和购买数字货币”。有行业人表示出欣喜。

临近年关,被乐视拖欠薪酬的离职人员终于收到来自法院的电话。“法院和我们沟通,按照拖欠薪酬判决书的50%支付欠薪,剩下的不给了,等于结案了。”乐视体系某公司离职员工王先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这个方案我们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但是先同意的人,可以先领到拖欠的薪酬。”在乐视系统内的公司供职时,他的级别是总监级。记者向法院询问有关情况,对方表示:“目前,只是双方进行沟通。”乐视相关部门人员向记者表示:“关于离职员工的工资及补偿金发放方案,目前非上市体系债务小组与政府法院等相关部门一直在密切沟通中,待方案确认后会对外公布。”“打折式”解决方案2月7日一早,在乐视离职已经半年多的王先生收到来自法院的电话。此前,王先生被乐视拖欠薪酬加赔偿金近10万元,这半年的时间内,王先生和乐视的很多“被”离职人员一样,先去仲裁机构申请了法律仲裁。乐视虽然同意仲裁结果,但是无能力执行。王先生又和乐视的很多前员工一样,去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终于,王先生接到来自法院的沟通电话:“目前的方案是,按照拖欠薪酬判决书的50%支付欠薪。”他说。同时,“只要是乐视系的,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都会是支付50%,到底乐视筹集了多少钱,用于解决拖欠薪酬问题,法院也不太清楚,但是会按照立案的先后顺序去排名。”王先生解释道:“意思就是说,年前欠薪会给出来,钱够的话都给,钱不够的话发到谁是谁。”这种“先到先得”的方案,对被欠薪人员产生了心理压力。王先生向记者表示:“这个方案我肯定不能接受,白纸黑字写的这么多钱,就该支付这么多钱,从个人角度、从法律角度都应该是这样。”接收该案件的法院人士向记者表示:“法院正在对双方进行调解,这只是在沟通。”少部分人的“资格”即便如此,王先生在该乐视欠薪事件中,也属于“幸运儿”。乐视一些前员工在拿到欠薪法律仲裁书之后,并没有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只有我们100多人,去法院起诉申请强制执行,才接到了法院的电话。”王先生表示。曾经在乐视商城工作的田先生,在去年收到一个通知。“乐视没有能力继续支付薪酬,劝办离职手续。”田先生说。此后田先生通过劳动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仲裁结果是今年1月29日,乐视一次性支付拖欠薪酬和赔偿金。但是1月29日过去了,乐视对拖欠薪酬和赔偿金一事却悄无声息。田先生少走了“一步”环节,即拿着仲裁书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而,只支付50%的解决方案中,田先生的名字没有位列其中。田先生表示,自己没有接到法院的电话。此前,有新闻媒体报道称,2016年11月6日,乐视CEO贾跃亭向全体员工发出了一封题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的公开信。信中,他承认“公司生态的组织能力”相对滞后,在人员高增速的情况下,管理能力没有跟上。随后,乐视体育、乐视电子商务和乐视汽车的前员工都曾经申请过劳动仲裁。2017年1月,孙宏斌执掌下的融创中国增资乐视150亿元。2017年末,乐视致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

2月12日,距离中国联通宣布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过去了180天。半年的时间,在王晓初的操盘之下,中国联通内部进行了大量的改革。时至年关,王晓初终于走出联通总部大楼,面带微笑去一线岗位给员工拜年,对不平凡的2017年有所交代。正如他所言,“联通的‘混’已基本完成,最大落脚点在‘改’。”操盘手的半年2018年,王晓初正好60岁,时常带着微笑面对外界,但是,谈到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时候,王晓初称自己是改革的直接操盘手,“感到的改革都是压力,都是痛苦,都是挑战。”2015年8月,时任中国电信董事长的王晓初是流着眼泪告别中国电信,来到中国联通担任董事长。此前他在中国电信工作了11年,被称为“少帅”。2017年8月,中国联通宣布引入社会资本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联通成为了第一家混改程度最深的大型央企。此时的“少帅”已经多了很多白发。在2017年之前,国资委带头推进了一些央企三级子公司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但是因为混改的规模和幅度较小,并未引起外界关注。2016年来自财政部和第三方评价机构的诸多专家,对本轮国企改革的普遍评价是“获得感”不强。中国联通举起混改“大旗”恰好出现在这一时刻。联通进行深入混改的根本原因在于,三大电信运营商中,中国联通的表现一直欠佳。中国联通公开披露的
2016 年年度业绩信息显示,其营业收入为人民币 2742.0 亿元,同比下降
1.0%,其中服务收入实现止跌回稳,达到人民币 2409.8 亿元,同比增长
2.4%。实现净利润人民币 6.3 亿元,降幅
94.1%。2017年,在中国联通宣布混改的前夕,联通中报显示,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长74.3%,达到人民币7.8亿元。即便如此,中国联通在三大运营商中,仍处于弱势。固话宽带用户始终处于减少的窘境。2018年2月7日,北京宣布进行5G网络试点。目前三大运营商已进入到5G竞赛阶段,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雄安、苏州、重庆等十多个城市都在进行5G基站建设。缺钱又缺创新点的中国联通,在这一阶段,需要迅速跟上步伐,并努力翻身。一面抓经营困局,一面抓混改推进的王晓初,在压力、痛苦和挑战中,度过了180天。“很多人都认为改革是好事,多发钱什么的。中国联通几经改革重组,机构不断重叠,矛盾也越来越多。”王晓初说。拆庙与瘦身王晓初做的第一件艰难的事情,就是裁减机构,人员分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