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非常火爆的区块链技术,从其技术特性来讲,确实有颠覆性。但是这样一种颠覆性怎样在实体经济、金融市场里产生影响和创造价值,还有很多种可能性。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全球80%的银行都启动了区块链的项目,全球90多个中央银行加入对区块链的研究讨论,包括一些商业银行也非常重视。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特别在网络上的应用颇有前景。从信息互联网进入价值互联网从数据统计来看,目前全球虚拟代币ico(首次币发行)的加密货币总数有1600多种,总市值4500多亿美元,增值速度很快。特别是今年一季度融资规模就达到63亿美元,超过了2017年ICO的融资总额。区块链在金融以及其他如医疗、健康、土地、注册等领域都有以区块链应用进行探索和试点的项目。国内企业包括一些金融机构尤其新兴金融机构非常积极,IT企业更是一马当先。其实各个国家对区块链的认识和定义不同。英国相对官方的定义是“利用区块存放记录的分布式数据库”,日本认为区块链是数字资产交易的技术。国际化标准委员会定义区块链是分布式账本的一种。国内金融机构和银行对区块链的看法多为数字化资产的一种,他们认为区块链的一些去中心化的方式,是维护数据库的基本方案。中国发布的白皮书对区块链的定义为:“一种在对等网络环境下,通过透明和可信规则,构建不可伪造、不可篡改和可追溯的块链式数据结构,实现管理事务的处理模式”。这个定义很好理解,可看出区块链具有分布式对等,数据块链式不可伪造防篡改,透明可信、高可靠性等特征。所有这些看法,多认为区块链的本质特征还是一个技术,是多种新技术的集成,包括分布式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算法、智能合约、加密算法等等。这些技术都在区块链领域得到非常深入的应用,也正是这些技术才支撑区块链所具有的信息完整和交易的直接,以及共享信息,且不能够篡改信息等特征。我们认为区块链具备颠覆性的特征,但是能不能实现这个颠覆性还有待探索。区块链能够使我们从信息互联网进入到价值互联网。原来我们的互联网确实主要是以信息的价值来体现,那么正是有了区块链技术才使得区块链可以传递价值,包括现在的现金支付、汇兑交易等都是价值互联网。另外,区块链也是一种新型的基础设施。我们从现在国际化标准组织SO/TC307I的架构来看,基本上也是按照区块链作为一个新型的基础设施的方向来走。从底层的存储计算到平台层、应用的API层基本按照这个架构走。

一份关于北美和欧洲企业采用新兴技术的趋势的研究报告显示,到2020年,在拥有超过5000名员工的企业中,86%的企业计划采用物联网解决方案,64%计划采用人工智能,56%会将区块链技术作为主要解决方案。研究报告显示,大型企业对新兴技术的采用率要比小型企业高出10倍左右。这是因为大型企业更有可能增加IT方面的预算,它们能够在更新较旧的基础设施的同时也会不断投资于创新的解决方案。这份出自美国Spiceworks公司的报告调查了超过700多家企业,报告总结到,很明显小型企业采用区块链技术的速度要比大型企业慢得多。比大型企业动作还要快的是政府的监管机构和金融组织,它们已经迅速的利用区块链技术更新了安全解决方案、加强了网络数据的保护。报告引用一些IT专业人士的观点认为,区块链技术作为当下最值得关注的新兴技术之一,虽然目前没有被中小企业真正看重,但该技术在未来将成为IT基础架构的主要部分。根据报告统计数据,目前在IT行业有10%的企业已经采用了区块链技术,有18%的企业预计会在未来一年以内开始布局该技术,另有10%的的企业则计划在未来2年内加码区块链。预计到2020年左右,IT行业中会有近40%的企业将区块链技术作为解决方案,而在所有领域,这一数字将达到56%那些忽视新兴技术的企业将被“淘汰”CryptoManiaks的加密分析师Kyle
Fournier在报告中表示,现在大多人(企业)认为布局新兴技术还为时过早。在我们回顾了区块链技术对业务产生的影响后,发现它与互联网的发展类似。那些因为忽视而没有及时采用区块链的企业,后续将很难再追上来。但对新兴技术的采用也是因行业而异的。比如金融行业目前是拥有最高的IT自动化水平,对云技术、AI技术和区块链技术的使用率也是最高。教育行业的3D打印技术采用率最高为37%。医疗保健对物联网的需求最高,技术使用率为41%。另一方面。该报告指出,如果正常发展下去,区块链技术成为金融服务业的主流技术只是时间问题。在中小公司对新兴技术的判断中,有超过40%的企业决策者最看重IT自动化,认为IT自动化对其业务影响最大,还有30%认为物联网和千兆Wi-Fi最有价值。与此同时,大型企业的决策者则更加看重AI和区块链。PureStrateg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a
Brownell表示,大多数企业拥有大量未充分利用的数据池,一旦利用数据池建立了分析系统,就会对整个企业的团队效率产生重大影响。

2018年12月14日,以“共探合规之路:机构投资者与监管思考”为主题的HashKey
Group数字资产行业研讨会在香港举行。本次研讨会由万向区块链实验室、HashKey
Group和香港金融科技学会共同主办,来自全球主要金融市场的资深专家、意见领袖、律师及审计部门代表共聚数码港,探讨区块链和数字资产行业的新动向。除万向区块链董事长兼总经理肖风博士外,香港数码港管理有限公司主席Dr.Lam、香港金融科技学会主席Henri
Arslanian、HashKey Pro全球战略顾问Ben El-Baz、HashKey Pro首席运营官Simon
au Yeung、林余律师事务所注册律师Alan Wong、CM Financial投资总监Ivan
Guo、Kenetic
Capital法律总顾问、黄浩宸律师事务所&安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Adam
Cheng等作为演讲嘉宾受邀出席。肖风博士在论坛上分享了其对未来十年,区块链技术以及数字资产的发展看法。肖风博士以下为肖风博士演讲,整理自现场录音速记,有部分不影响原意的删减:今年正好是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白皮书》的第十年,我想跟大家分享我对区块链技术、数字资产未来十年的看法。先从互联网的发展历史来看,我一直在思考,2000年互联网科技股泡沫破灭的过程对我们看待区块链技术是否有某些启示?互联网真正标准化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在标准化建立之前,互联网非常复杂,有很多形式。当全球把互联网定义成TCPIP网络(互联网协议)时,互联网统一的标准就出现了。互联网标准化对互联网的大规模使用、推广非常重要。有几个事物的出现对互联网的发展至关重要:其一,浏览器的出现。浏览器很重要,没有浏览器我们就无法上网;其二,window操作系统。这些技术的成熟才导致互联网开始大规模地被使用,各种商业开始出现,整个产业开始发展。同时,因为互联网的易用性大幅提升,才能大规模地做商业应用的开发。但是,很多伟大的互联网公司都诞生在互联网科技股泡沫破灭的前后,当泡沫把投机清除出场时,就给真正有技术、有想法、有实践能力的公司提供了非常大的生长空间。现在来看,区块链大约就处于2000年互联网的阶段。其实,有关于区块链或者电子现金的研究不是开始于2008年,智能合约论文发表于1994年,在今年万向区块链举办的第四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上,演讲嘉宾David
Chaum在70年代就成立了研究电子现金的公司。有关于电子现金和拜占庭容错算法的论文也发表于70年代,甚至更早的时候,数学家就在探索类似密码学的算法。区块链的理论探讨也并不是突然从2008年冒出来的,而是经过很长时间的沉淀过程。区块链上并没有任何技术是由中本聪发明的,但是中本聪把很多技术集成在一起,推出了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系统,这个系统设计的很精妙。这使我想到了《技术的本质》一书,这本书是由美国一位研究复杂系统理论的斯坦福教授所写。他在书中总结了新技术对人类社会、商业社会带来的改造,其中有一个结论:任何对传统产生颠覆式的创新都来自于一组技术的组合进化,单一技术不会对人类社会和商业产生颠覆式的创新。区块链本身就是一组技术的组合,除了ICT(信息通讯技术)、分布式网络技术外,还包括数学、密码学、博弈论、经济学、机制设计理论、组织理论等一系列涉及到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和IT技术等。为什么说现在区块链处于互联网2000年的阶段呢?有以下几个理由:区块链技术处于逐渐成熟阶段区块链技术正好也处于在未来一年多时间,将逐渐成熟的阶段。所谓的区块链3.0技术:跨链、分片、分区、侧链、子链等,这些技术大致上都会在2019年年底前成熟和上线。比如像Cosmos,上线之后除了在性能上和安全上有很大改善外,在易用性方面也会有很大提升,大规模的商业应用也许在2020年就可以在区块链上实现了。这是技术发展的路径。区块链法律监管框架逐渐变得清晰关于区块链的法律框架发展已经逐渐变得清晰,如美国证监会发布的一系列有关的监管声明。随着美国国会听证会的不断举行,可以看到监管机关在逐渐明确自己的监管框架,监管框架清晰后就是执法程度,美国对之前行为不妥当的区块链项目采取了多次执法行动。我大半年前在美国和一位法学教授讨论的时候,他表示虽然现在没有明确法律,但在美国,创新的最后结果有两点:一是罚款和解,当美国法律开始明确以后会罚一笔钱;二是坐牢,如果只想用技术来行骗而不是创新,就是这样的结果。然后等新的法律解释出来之后,大家就按照法律办事儿。美国证监会采取的很多监管措施,证明其认为法律框架已经清晰。但是美国法律和瑞士有很大不同。瑞士把token分了很多类:支付类、证券类、功能类等,但是美国证监会从来不这样分Token,而认为Token就是证券,只有一类。我非常注意各个国家法律政策的演变。日本金融厅最近也每天讨论Token是否可以分为好几类。有支付型Token、功能型Token、证券型Token,新加坡前不久也将Token分为了几类,这都是源于瑞士。但我觉得瑞士的分类方式,未来未必会得到全球认可,而美国的分类方式则可能在全球流行。原因是我们很难把一个Token分类为功能型与证券无关,或者支付型与证券无关。因为边界很难划分清楚,还不如都归入大类,让大家严格遵守,才能真正做到合规合法。这是我认为区块链进入第二个十年更大的原因,法律的认可、技术的成熟,这一定会引来第三个原因。主流机构开始进入主流机构开始进入区块链行业,区块链的“玩家”开始从技术极客变为主流机构。所有的技术都不是主流机构发明创新的,而一定是技术极客。但是同样,所有的技术如果没有主流机构参与其中,就不可能出现巨大的商业机会,不可能变成十万亿、百万亿美元的大市场。互联网是如此,区块链也是如此。发明互联网技术的人现在也都还在世,他们创办了Google、腾讯、阿里、Facebook吗?没有,他们还是教授。技术极客的使命是发明,但把它产业化、商业化则是另外一些人的事情。区块链技术也一样。前面提到过,区块链核心技术的发展其实已经接近尾声,虽然开发肯定会持续进行。法律也已经开始跟上,各国都在努力把区块链正规化、合法化、合规化,接下来就是主流机构入场把它产品化、商业化,使其变成为巨大的经济体。主流基金开始入场主流基金已经在一年前开始入场。数字货币最早的投资者多是工程师、个人以及敢冒巨大风险的投机者。但是一年前,我们看到很多家族开始投资数字货币。三个月前,几所美国主流大学开始将数千万美元配置在数字资产上,从MIT到哈佛,从耶鲁到斯坦福,这是第二个阶段。第三个阶段是对冲基金、私募基金开始入场。或许,2000万个工程师不足以支撑10000万亿美元的市场,但如果主流金融机构在未来的十年时间能够逐步进场,就是1万亿、5万亿、10万亿美元的市场。技术易用性提升今年以太坊在布拉格举行的全球开发者大会,是唯一有数千上万个开发者围绕公链进行技术探讨的会议,所以每年Devcon讨论的话题都让我非常关注。今年,我突然发现他们在讨论一个在过去三年里,从没有被讨论过的新话题——客户体验。这意味着开发者们开始关注和解决区块链的应用问题。例如,现在的数字钱包需要记这么多的助记词,自己管理很容易就出现问题。互联网的发展经验告诉我们,只有将产品易用性做到让60、70岁的老人都很方便地使用,才不是工程师们在自High,区块链技术才能真正发展。互联网需要发展到什么时候,才能够让所有人都真正和互联网有关系?2000年互联网泡沫发生的时候,没有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也没有微信和Facebook,这个世界和互联网有关系的人可能只有1亿人。那个时候,中国50岁以上的人和互联网几乎都没有什么关系。可是现在有了微信,80岁的老人与移动互联网也有了关系。这就是易用性带来的,易用性才能让30亿人都使用互联网。区块链目前还做不到。前几届的Devcon大会,大家都在讨论性能、智能合约、存储、跨链,但今年很多开发者在讨论客户体验,这是非常重要的趋势。技术问题如果开发者愿意去做,解决无非是时间问题。区块链产品易用性未来一定能够得到改善,我们期待那一天。类似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期,我把这一次数字货币价格的巨幅下跌,看作是市场机制自动清除有害的东西,然后健康的东西会得到更大的生长空间。以上是五方面的发展趋势,这些变化将让我们在未来十年里,期待区块链上的生长出类似Facebook、Google、阿里、腾讯这样的商业项目。以上是我今天的分享,谢谢大家!

据了解,中国对ico监管不放松的同时,美国也在加码ICO的监管。据小葱APP统计,从今年8月至今,美国SEC(证监会)至少公布了12起相关处罚与审查事件。在这些处罚事件中,美国SEC实施的处罚金额处于3万美元至300万元美元之间;处罚的对象覆盖面广,其中有3个加密货币交易平台,3个涉嫌欺诈性ICO的企业,2个进行ICO项目的公司,2个提供资产管理的公司或基金以及一起对个人的诉讼、一个区块链概念公司。与此同时,中国的ICO项目别以为将项目注册在新加坡就逃脱中国和美国的金融监管。只要服务到了自己的国民,或者向国人募资,都会被视为应受到当地政府的监管。前火币集团首席战略官蔡凯龙近期在其微信公众号发文称,不去美国和不在美国开设公司并不能高枕无忧,只要服务到美国人,或者服务范围覆盖美国领土或者美国IP,甚至只要用到全球银行系统,美国都可以用全球美元霸权来进行长臂管辖。他表示,曾多次和相关美国监管机构打交道,深知美国监管层对数字货币绝对不会放任不管。在联邦管理层面,数字货币主要由4个机构各司其职。SEC美国证监会主要从ICO、STO的发行上监管,是否属于非法集资金融诈骗。CFTC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要从操纵市场上管理。FinCEN美国金融犯罪执行小组,归属于财政部,主要是对反洗钱方面的监管。OFAC外国资产管理处,也归属于财政部,是对海外国家和企业执行经济和贸易禁令制裁的机构。禁止美国公司和中兴业务的禁令,就是由这个机构发出的。美国政府执法辩护和证券诉讼律师Jake
Chervinsky曾在在推特上列出了美国主要的数字货币监管机构及监管范围:SEC
(证券,交易所,基金)、CFTC (衍生品,保证金交易)、DOJ (犯罪)、FINRA
(经纪人)、FinCEN (洗钱)、OFAC (制裁)、CFPB (消费者)、OCC
(银行)。“这才刚刚开始,”他评论道。蔡凯龙认为,美国监管机构目前的策略可以归结为:密切关注,等待立法,收集证据,加强管理。这些机构的职责最终是为了维护美国金融体系特别是美元全球体系的运作,数字货币的发展显然对他们的管理产生了巨大挑战,因此不无特别关注。蔡凯龙称,4月份因工作关系在华盛顿拜访相关监管单位,受到他们内部史无前例的关注。在SEC总部一次单独工作见面会上,本来安排6个SEC的官员参会,会议室来了15个旁听官员,电话上还有数个官员从SEC的其他分部远程拨入。蔡凯龙认为,目前美国对数字货币的监管还没有采取严厉且全面的执法行动,主要原因是美国希望通过立法和加强管理,剔除其洗钱欺诈、资助恐怖分子和犯罪的毒瘤,把数字货币引入美国金融监管体系。当然,在驯服比特币这头猛兽的时候,不排除美国执法部门会找几个典型下重手杀鸡儆猴。因此这些机构对某些特定交易所,游离在监管体系外的稳定币发行方,影响大的项目,都有专门的跨部门工作小组,全方位收集证据,曾多次对调查对象发出协助调查传讯单。他还指出,币圈很多人对美国监管和司法比较陌生,以为大不了不去美国,不在美国设公司,就可以照样游走在法规的灰色地带,甚至可以在被美国监管调查的时候,耍点小聪明和伎俩,含混过去。美国法律是一条闭着眼睛的大鳄鱼。对于游离在法外的猎杀对象,鳄鱼平时都纹丝不动,一旦掌握确凿证据和有十足把握,这条鳄鱼就会张开血盆大口,发起致命一击。美国监管对币圈企业的一些违规做法,早已虎视眈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